您的位置: 單機 > 原創 > 最新原創
最新原創 游戲評測 觀點投票 專欄 節目
  • 我們是Homo Ludens,這是小島秀夫先生在自己的Kojima Productions成立時發表的一篇文章的第一句話,而Homo Ludens這個詞其實是一句拉丁文,翻譯過來也就是“游戲的人”。 而我們,同樣也是游戲的人。 只不過國內的玩家是一群非常特殊的玩家群體,千禧年一紙《關于開展電子游戲經營場所專項治理的意見》的游戲機禁令發布幾乎可以說是讓國內游戲圈與世界游戲圈產生了一個難以逾越的斷層,國內的游戲圈子也有了自己獨特的生態環境,破解主機、盜版光碟與盜版資源可以說是每一個國內玩家都曾經經歷過的,這可以說是歷史、政策、經濟與環境等等因素而導致的,但我們并不打算為此辯解什么,我們打算正視這段歷史。自從2013年游戲機禁令解禁后,主機與各個正版數字游戲銷售平臺在國內的普及,絕大部分

    2018-10-19 16:42:48
    0 銀河正義使者
  • 在上一篇《無主之地》追憶:世界上最好的FPS與RPG游戲中我談過《無主之地》系列在我心目占據著如何的地位,而不算2014年與2K澳大利亞合作開發的前傳性質作品《無主之地:前奏》與授權Telltale Games開發的《無主之地:傳說》的話,那么距離上一部《無主之地》系列的正統續作《無主之地2》的發售已經有了六年時光了,而這六年間,系列粉絲除了兩部非正統續作以外就再也沒有《無主之地》的任何消息了,無論是論壇還是貼吧,在每一場大型游戲展會開展的時候,都有著無數的粉絲都在翹首以盼,發出同樣一個疑問:“《無主之地》到底什么時候會出3?”。 《無主之地》到底什么時候會出3?這確實是個問題,如果將這個世界上有關于“3”的問題排個順序的話,恐怕除了“G胖什么時候出3?”這個問題以外,不會有任

    2018-10-18 17:13:31
    0 銀河正義使者
  • 這是我們《胡鬧廚房2》開黑視頻的最后一期,在前兩期中,參與游戲的編輯并沒有按照想象中那樣感受到友誼長青、闔家歡樂并且延年益壽的效果,反而矛盾愈演愈烈,甚至開始了互相攻擊,而在最后一期的節目中,四位編輯究竟會走向何方呢? 

    2018-10-17 17:41:12
    0 銀河正義使者
  • 很少玩射擊游戲,尤其是第三人稱游戲,然而筆者在《G2 Fighter》的搶先體驗后,酣暢淋漓的“大殺特殺”,幾乎耗盡了全身的能量,我已經“一無所有”了。很高興,除了游戲的快樂體驗外,剩下的只能是對獨立游戲制作者的尊重與敬佩。 玩法簡單介紹 《G2 Fighter》官方中文翻譯為《基因特工》,所以想先來“拆解”下游戲名了(純屬個人喜好流程)。在游戲中G2設定為:一個對抗圣教軍的秘密組織,不過拆解該拆到底,所以恰好又誕生個新問題:“G”和“2”分別指的是什么:基因的英文是“gene”,所以首字母G的含義不言而喻。“Fighter”作為一個象征,雖說在這里應該特指“特工”,但根據目前劇情的分析,反抗精神的解釋是有道理可言的。至于最后余下的阿拉伯數字“2”,根據男主的性格特

    2018-10-17 14:59:26
    0 小黑麥
  • 到了現在,其實游戲的類型已經變得并沒有那么的涇渭分明。 而在很多年前,其實不同類型的游戲之間還是有著比較明顯的區別,只不過伴隨著時代的進步,游戲之間的界限也越來越模糊,多種不同的游戲類型融合已經成為了游戲開發者的的心頭好。 但是如果你讓我回憶一下自己人生中印象最為深刻的那款多類型融合的游戲,那么《無主之地》一定是不得不提及的。 它也許不是最早的,但一定是最好的。 與《無主之地》的初次相遇是在很久之前了,那時的我大概十五六歲的模樣,半大小子一個,除了可以吃死老子的口腹之欲難以得到滿足以外,就是無處安放的荷爾蒙找不到宣泄的途經,而除了上山下水廝混打架找點樂子,游戲,恐怕是我當時最為喜愛的東西了。 幼時的我住在一座小城里,小城并不大,有

    2018-10-16 12:03:05
    0 銀河正義使者
  • 葛溫,傳奇的初始薪王與太陽之王,他的存在將災難帶到世界的每個角落,也給了不死人們行動的契機。但葛溫并非邪惡的,只是他愈發病態和絕望的行為已經開始威脅他試圖保護的國度。無論你是想重新點燃火焰,開始新的火焰時代;還是轉身離開,任火焰熄滅,將世界帶入黑暗時代,這之前,葛溫必須死。 關于葛溫: 葛溫是知名游戲系列《黑暗之魂》中的人物,為一代最終boss,擁有非常多的頭銜,既是初代薪王,也是為這個傳火世界奠基的偉大存在。在設定中,鼎盛時期的葛溫應該稱得上是系列最強,盡管一周目中打葛溫的難度并不算變態,但在多周目,這位已經燃燒得差不多的初代薪王仍然會展現出強大的實力。如果主角對這個世界來說,只是參與傳火的不死人一員,那葛溫便是這個世界的神。 “不死人身負使命,可從

    2018-10-16 10:30:16
    0 嘉言
  • 看了最近的幾款新作,尤其是《刺客信條:奧德賽》和《無雙大蛇3》,讓人產生了這樣一種感覺:同樣都是有著多部作品的大IP,如今的發展軌跡卻完全不同。刺客已經徹底變成了狂戰士,主角扛著一身的金色傳說和敵人剛起了正面,而三國的各位猛將們依舊在兢兢業業的割著草。一個頗有創新和改變的決心,一個則繼續為系列粉絲們奉獻著原汁原味的體驗。 這里我們要討論的創新和延續傳統并非兩個極端,沒有完全脫離系列積淀的創新,同樣也沒有毫無改變的延續傳統,我們不能簡單的說誰好說誰不好,但對于廣大玩家來說,各自的游戲經歷總是會產生不一樣的偏好。 創新伴隨著風險,創新并不一定會受到認可,我們可以說它偏離了系列原有的穩定軌道,但也不能否認,改變會為游戲帶來新的生命力;而延續傳統會讓玩家更有親切感和認同感,不過長久下去,審

    2018-10-12 16:22:01
    0 嘉言
  • 作為現今游戲中的“幕后演員”,世界觀中的故事背景(以下簡稱故事背景)往往被許多玩家所忽略。隨著科技的持續發展,信息化的到來使游戲行業進入了一個,主要以視覺、聽覺和觸覺感官感受為體驗的發展方向。以致于在某種程度上,有趣的玩法、精致的建模亦或是優質的畫面在游戲世界觀中占據了主導,在不經意遮蓋了故事背景原有的地位和光芒。 玩家的態度 在這個節奏逐漸加快的社會,玩家對故事背景的概念漸漸淡化。在部分國產游戲的故事背景中,大量冗余的文字和毫無邏輯可言的劇情充斥其間,致使玩家在運行游戲后,加速略過亦或是索性跳過人物對話等相關信息而直接進入玩法環節。由于這種方式的存在作為原因之一,造成玩家在享受過游戲通關帶來的短暫快樂后,面對著大量灰色的游戲成就和完成度,往往無法提起半點重復體驗的興趣。這種現象在

    2018-10-12 15:21:34
    0 小黑麥
  • 可能各位正在古希臘世界中忙著找自己爹媽并樂此不疲,但還是要提醒各位一句,《COD15》要來了,就在明天,10月12日。 作為一個FPS玩家,8月在玩《The Messenger》《天命奇御》《死亡細胞》,9月在玩《古墓麗影》《NBA 2K19》,這個月又是《地平線》和《奧德賽》,似乎除了《人渣》這個生存游戲,就沒什么FPS類的行業炸彈能讓我能過把癮了。 幾個月下來,手感不免有些生疏,加之《COD15》這次取消了單人劇情模式,只剩下了PVP和多人PVE,那我就遇到了一個難題“就這樣唐突的進去開干是不是要被老鳥們打成篩子啊?” 想到這,剛好身邊也有一些純血統的FPS新人想要借黑色行動4入坑試試,所以我秉著以「適合利用零碎時間的快速有效的練槍」為目的,給大家推薦幾個受人青睞的

    2018-10-11 17:11:37
    0 海涅
  • 現在在百度里搜索“愛相隨”,很大概率排第一位的是周華健唱的那首歌,但對于了解過它的玩家來說,這三個字有著截然不同的含義。在當時的日本,它的橫空出世引起了社會轟動,順帶還贏得國民級戀愛游戲的美譽,要知道,“國民級”這個頭銜已經很難獲得,尤其放在戀愛養成這種偏宅向的分類中,能贏得廣泛國民的青睞,簡直就是奇跡一般的存在。 《Love plus》,在國內為大家所熟知的叫法是“愛相隨”,這個系列由知名日廠科樂美一手打造。彼時的科樂美,名聲還沒如今這么臭,雖然現在打得稀爛,但并不妨礙曾經擁有一手好牌,《愛相隨》便是其中之一,這就是所謂的出道即巔峰吧。 說到制作戀愛養成類游戲,心思細膩的日本人一直有著獨到之處,其中,科樂美更是當之無愧的業界老大哥。他們旗下的《心跳回憶》作為世界首款全年齡向的戀愛

    2018-10-11 14:29:46
    0 嘉言
  • 如龍工作室的新作終于向我們扯下了遮遮掩掩許久的面紗,年近半百的木村拓哉帶著那張在九十年代風靡亞洲的面龐向我們展示了這款《審判之眼:死神的遺言》,依然是那個熟悉的龍引擎構建的畫面風格,依然是那個熟悉的神室町風景,只不過男主角從桐生一馬變成了八神隆之。 起初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的內心其實是異常雀躍的。但當我了解到越來越多的宣發曝光后,我開始愈發的擔心起來。當我通關了游戲的DEMO后,我覺得我應當說些什么。 我對《如龍》系列一向是有著一種莫名情愫的,這個于2005年誕生的游戲依靠著初作破百萬套的銷量成績成功系列化,名越稔洋擔任制作人、馳星周的劇本、ARPG的核心、出色的打斗效果、豐富多彩的小游戲與當時少見的日本極道背景,這讓《如龍》在Play Station 2的生命

    2018-10-07 21:54:19
    0 銀河正義使者
  • 游戲中的微交易游戲中的微交易一向是個容易令人產生非議的事情,EA在《星球大戰:前線2》中的折戟沉沙自然不用多說,Valve被迫在荷蘭關閉《CS:GO》與《DOTA 2》的市場與物品交易也歷歷在目,而離我們最近的恐怕就是歐洲的十五個國家與美國賭博監管機構聯合對游戲中的賭博行為展開調查一事。 服務型游戲一直是這兩年游戲圈子的熱門話題,從十年磨劍一朝亮的《彩虹六號:圍攻》到月入上億美刀的《堡壘之夜》,無論是五十箱還是六十包都足夠讓人垂涎欲滴,通過售賣飾品、皮膚與箱子所攫取的利潤遠遠超出了眾多3A大作萬年不變的六十美刀售價,而各個單機游戲大廠除了變著花樣讓各種黃金版、豪華版、終極版與超級無敵版來提高自己的售價以外,微交易也是一種解決方案。 于是我們就看到了各種多人模式里售賣的裝飾性物品與貨

    2018-10-05 21:42:18
    0 銀河正義使者
  • 目錄 Pt.1:《Artifact》卡牌避嫌,V社作出改名處理。 ——這事能在被XX組織盯上前結束是再好不過了,至少大多數人還沒注意到  Pt.2:“同性戀聯盟反詆毀媒體大獎”首次將“電子游戲”列入候選。 ——小眾群體應該有小眾群體的自覺,缺乏孤芳自賞的覺悟意圖同主流價值觀接軌是赤裸裸的“文化強奸” Pt.3:《Far Cry5》,蒙大拿人民對于自己老家被扔了一個核彈怎么看? ——這些原住民覺得光是物理上的核彈力度還不夠,應該在思想層面上也扔一顆“原子彈” 引言: 國內國外,都有一股“三觀正確,普世渡人”的風氣。階級斗爭,觀點沖突也因此屢見不鮮,從一個角度上看,這像是希斯萊杰在《斷背

    2018-10-01 17:30:53
    0 海涅
  • 短短兩個星期,我們見證了一場瘋狂的互聯網狂歡。 任天堂在9月14日召開了因為北海道地震而延期的直面會,這次直面會不僅公開了《路易鬼屋3》、《動物森友會》等全新作品,還宣布了Wii U上的《新超級馬里奧兄弟U》將會以豪華版的形式移植至Nintendo Switch上。 而本來這場玩家之間奔走相告的直面會卻因為新加入的人物奇諾比可與道具超級王冠而變了味,我們可以很清楚的從新人物的介紹視頻中看到,奇諾比可使用了超級王冠之后變身為了奇諾公主,這一官方設定讓一個玩家想到了些什么。 推特網友haniwa (@ayyk92)在9月19日提出了一個問題:要是庫巴使用了超級王冠會怎樣?并附上了一幅四格漫畫,而這正是這場狂歡的開始。 Bowsette、Bows

    2018-09-30 17:56:04
    0 銀河正義使者
  • 圈外人。 這是茄子在訪談中和我數次提及的詞語,無論我們是在聊他的過去還是現在,他都始終堅持自己仍是這個游戲圈的圈外人。 今年三十二歲的茄子本來要走的是一條與現在完全不同的路,中文專業畢業的他有著自己的建筑設計工作室,如果沒有意外,他將會以一名建筑設計師的身份度過自己的一生,安穩無憂的一生,絕對不會像現在的人生這般跌宕起伏,充滿了對未來的不確定性。 可是這個意外在很久之前就已經埋下了自己的注腳。 茄子很喜歡玩游戲,八十年代出生的他趕上了一個好時光,彼時的中國,電子游戲還沒有被叫做“精神鴉片”,藍極速也沒有燃起那簇充滿了惡意的火焰,大量優質國產游戲誕生和國外游戲被引進,可以說茄子是在一個游戲氛圍極其濃厚的年代下成長起來的,這也讓他的游戲人生伊始就接觸到了《仙劍

    2018-09-28 09:37:53
    0 銀河正義使者
36选7走势图福建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