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二人記憶》評測:納粹與這個世界的傷痕

銀河正義使者

2018-10-13

作者:銀河正義使者

我想先和你聊些別的東西,一些有關于那個遙遠年代的記憶

    在和你聊這款游戲之前,我想先和你聊聊別的事情。

    波蘭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國度,無論從國土面積還是經濟實力上看這都不是一個會出彩到會令我們難以忘懷的國家,但偏偏在游戲文化的層面上,這是一個你永遠也無法逃開的重點。

    現在,只要提起波蘭我們一定會想到CD PROJEKT RED,這家本來名不見經傳的公司用《巫師》系列與GOG平臺向世界宣示了他們的存在,無論是在某種程度上重新定義了RPG游戲標桿的《巫師三》還是說出“FCK DRM”的GOG平臺都將會是游戲歷史上濃墨重彩的一筆,甚至尚未面世的《賽博朋克2077》僅僅依靠著一段宣傳視頻就已經吸引了全球玩家們的目光。

    《我的二人記憶》評測:納粹與這個世界的傷痕

    而在獨立游戲方面波蘭自然也不遑多讓,擁有著獨特氣質的《伊森·卡特失蹤之謎》,拷問折玩家人性道德的《這是我的戰爭》,充滿了出色創意的《SUPERHOT》,這些優秀的獨立游戲令人不得不感嘆這個國家不容小覷的游戲實力。

    在2017年的POZNA? GAME ARENA上,參展作品中的《冰汽時代》與《夜勤人》已經在不久前與我們見面了,而同期參展的還有一款由波蘭游戲開發商Juggler Games負責開發的戰爭題材冒險解謎游戲作品:《我的二人記憶》。

    一旦提到戰爭題材的游戲,《這是我的戰爭》似乎是一個永遠也沒辦法繞開的作品,一個戰火紛飛的城市,你所做出的每一個抉擇都將會背負著道德層面與生存層面的雙重意義,在這種情況下每一次抉擇都將會是一場人性的拷問,而這正是這款游戲的迷人之處。

    但是之后的《冰汽時代》卻令人感到詫異,11 bit粗暴地灌輸自以為是的道德觀念,用自己的道德倫理觀來判定游戲結果,將本應該帶給玩家的道德反思變成了一場鬧劇。

    所以當我打開《我的二人記憶》時我有著些許的擔憂,我擔心它本末倒置,擔心它會變成一款泯然眾人矣的游戲,不過事實證明我著實多慮了,它雖然有些缺點,但是絕對值得一玩。

    本作與《勇敢的心》和《這是我的戰爭》想要表達的核心是一致的,但是呈現形式卻大相徑庭,它并沒有將戰爭赤裸裸的擺在你的面前,反而用了一種更加戲謔的方式,通過兩個孩童的眼睛來看待第二次世界大戰。

    《我的二人記憶》評測:納粹與這個世界的傷痕

    游戲采用了倒敘的方式,通過已經垂暮的男孩“萬磁王”Patrick Stewart之口娓娓道來了整個故事,無意間相遇的男孩與女孩在一起度過的美好時光,可是隨即萬惡之王操縱著機器士兵發動了一場戰爭,機器士兵們開始將人區分開來,被標記上紅色的人將會被送到猶太區進行隔離,而男孩與女孩不斷被分開又不斷克服困難重新相遇……

    《我的二人記憶》評測:納粹與這個世界的傷痕

    游戲整體采用了黑白灰三色構成的畫面風格,這種風格對于戰爭題材的游戲來說其實異常討喜,而游戲中除了黑白灰三色以外,紅色的寓意則更加令人深思。

    在游戲的前期,出現紅色則意味著是需要注意的部分,而游戲中期,當萬惡之王展開侵略之后,它將人們劃分為了兩類,一類是普通人,另一類則標記上紅色。被標記上紅色的人不僅會遭受流言蜚語,也會在生活中受到各種不公平的歧視與對待,被標記為紅色的小女孩在游戲時會遇到周遭人民的歧視、機器人士兵的阻擋與攻擊,而利用這一點所構建的關卡設計不僅利用了游戲的機制,同樣非常融洽的結合了游戲的歷史背景。

    《我的二人記憶》評測:納粹與這個世界的傷痕

    歷史上的波蘭其實是一個飽受戰爭摧殘的國家,在二戰時期,面對逐漸張開野心的希特勒搖擺不定的波蘭在經歷了退出法國與捷克組成的三國聯盟、拒絕蘇聯借道進攻德國等等政策決定之后,終于被當時的四大強國在政治層面上所拋棄,最終成為了歷史上唯一一個被軸心國與盟軍都侵略過的國家,“波蘭從戰爭打響的第一天開始,直到戰爭結束的最后一天,都被外國軍隊占領。”說的就是二戰時期的這段經歷。

    這場戰爭所帶來的后果就是波蘭的國境線被迫向西縮減了兩百公里,一共失去了全國五分之一的人口,損失了超過百分之四十五的國家財產,而這恐怕也是讓這個曾經被稱為“歐洲墊腳布”的國家在戰爭題材的游戲上表現的如此深刻的原因之一。

    游戲將這段二戰的歷史背景轉化為了萬惡之王帶領機器士兵入侵的劇情,但是背后對于希特勒與納粹黨派的隱喻自然不用多說,甚至在某種角度上可以將這個隱喻理解為這是經歷這場戰爭的懵懂孩童的記憶,盡管整個故事用著戲謔的手法展開,但隱喻之下猩紅的現實卻令人感到顫抖。

    《我的二人記憶》評測:納粹與這個世界的傷痕

    而將人標記為紅色扔入猶太區隔離也不是憑空捏造,在1937年10月24日,占領了波蘭的納粹黨衛隊在弗沃什喬瓦地區宣布了無論年齡和性別,所有的猶太人必須在背后佩戴不小于十五厘米的黃色三角標志,這個標志不僅用于區分猶太人,更是為了挑起人民群眾之間的仇恨情緒,對于德國納粹黨來說,這個標志也成為了屠殺與滅絕猶太人最行之有效的手段之一。

    《我的二人記憶》評測:納粹與這個世界的傷痕

    所以當你了解這段歷史之后,再回過頭來看這個故事,是不是會有著不一樣的感覺呢?游戲通過戲謔的方式講述了一個血淋淋現實,這比直接讓你注視著深淵更加可怕。

    《我的二人記憶》評測:納粹與這個世界的傷痕

    游戲的玩法有點類似與《兄弟:雙子傳說》和《毛線小精靈2》,我們需要同時操作小男孩與小女孩進行游戲,兩人可以分開行動也可以通過牽手進行一起行動,小男孩可以潛行與通過反射光線致盲別人,而小女孩則可以奔跑與用彈弓進行攻擊,而潛行與奔跑這兩個能力是可以通過牽手來進行共享的,而除了分開單獨操作或者牽手一起行動來進行解謎以外,潛行、競速、射擊等各種玩法都在游戲過程中有所體現。

    《我的二人記憶》評測:納粹與這個世界的傷痕

    但是相較于游戲的畫面表現力、設定與故事,游戲的玩法要顯得薄弱的多,本作的解謎要素并不困難,絕大多數物理型謎題都只需要稍加思索即可解開,雙線操作的玩法也非常有趣,可是游戲中出現的密碼謎題則非常無趣,絕大部分的密碼謎題都是毫無邏輯可言的,通過散布在游戲中數字進行填寫密碼來通過關卡,可是這些數字基本上是與這個密碼毫無邏輯關系的存在,這可以說是解謎游戲中最糟糕的為了解謎而解謎的關卡設定。

    《我的二人記憶》評測:納粹與這個世界的傷痕

    雖然游戲在解謎要素的設定與部分玩法上有著頗多問題,但仍然瑕不掩瑜,整個游戲在畫面效果、劇情設定與故事表現上所帶來的沖擊足夠讓你對這段歷史產生興趣與反思,而這恐怕也正是戰爭題材游戲所想要帶給我們的。

    《我的二人記憶》評測:納粹與這個世界的傷痕

    我們展望未來,但也請不忘歷史。

    最后,fuck fascism。

    我的二人記憶

    My Memory of Us
    • 開發者:Juggler Game
    • 發行商:IMGN.PRO
    • 支持語言:簡中 | 英文 | 日文
    • 上線時間:2018-10-10
    • 平臺:PC PS4 XBOXONE
    7

    玩家點評 0人參與,0條評論)

    舉報
    內容舉報
    收藏
    分享:

    熱門評論

    最新評論

    36选7走势图福建官网